七灶河伏击战——迎头痛击敌人的屯垦阴谋

发布日期:2021-06-28 来源: 大丰日报 浏览次数: [字体: ]

抗日战争期间,大丰境内的七灶河是一条东西走向水上交通要道,是日本鬼子运送枪支弹药、开展“屯垦”“扫荡”的主要航道。历史上在七灶河畔发生过4次重要战斗。我们要说的,是第2次七灶河伏击战。

1944年,为了加紧实施“屯垦计划”,日军派汽艇频繁往来于东台与大中集之间,七灶河战略地位更加重要。我台北独立团根据二分区党委指示,决定在七灶河上打一次伏击战,杀杀敌伪的嚣张气焰。

5月19日早晨,天还未透亮,七灶河像银带一样在阴暗中闪闪发光。一支队伍紧急隐蔽在两岸的麦田里。每个战士的心是拧紧的,大家目不转睛地望着河面,脑海里反复地回响“发现敌舰艇进入我火力网,要勇猛射击”的命令。麦田里,露珠打湿了衣服,大家的脸也是水淋淋的,尽管冷得发抖,但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。太阳慢慢地从东方升起来了,此时才有点暖气,河里也泛起金黄色的光彩。靠大圩的茅屋顶上飘着一块破渔网,这是团部指挥位置的标志。便衣哨化装成不引人注意的老百姓,在岸上、河边监视着敌人。渐渐地,潮湿的衣服被升高的烈日烤得散发出水蒸气,手脸也被灼炽着,大家苦苦忍耐着,坚决不暴露目标。

等待是值得的。快到午后1点钟左右的时候,忽然河北的百姓从西边四散奔逃,接着汽艇的声音也传来了,隐约间一个庞大的黑影逐浪而来,负责正面狙击敌人的一连战士敏锐地抬起了头,手本能地端起枪。团部通讯员也跑来传达首长的命令:“敌人汽艇到了,队伍迅速集中,等待冲锋。”

汽艇渐渐映现在眼前了,七灶河的水撞击着堤岸发出低吼,敌人发现老百姓在奔跑,不敢前进,连忙抛下了锚,靠到河的南岸。一连的机关枪首先开火了,把敌人的汽艇在水流中打得动荡不定,吐出浓浓的黑烟。吓坏了的敌人也从舱口慌乱开枪,战士们的手榴弹像飞石一样投过去,河水溅着两岸,敌人的船手被击毙了,汽艇“六神无主”地飘浮在河面。战士们有的从西边抄过去,占领大圩旁的茅屋,追击从船上逃走的敌人,有的从东边压过来。这时六班的张广林眼望着舱口快慢机一条声地往外扫,便抱着枪滚过来,一跃跳上了船,紧贴着船头的钢板隐藏。他看见舱里的敌人都倚着舱口射击,迎面还蹲着一个胖老头,穿着一身淡绿色军服,正埋头射击,压根没注意有人上了船。张广林把步枪斜背在身上,抽出一颗手榴弹拉开弦子,趁着老头打完一夹子子弹的空隙,猛地扑过去抢他的枪,老头挣扎着,一夹子子弹从张广林的袖口擦过去,张广林猛地把枪转过去抵住老头的胸口,二人便扭打起来,老头一直不放下枪,张广林便举起手榴弹瞄准他的脑袋边敲边喊:“不缴枪打死你!”头晕目眩的敌人这才放下枪。原来此人就是东台伪县长吕景颜,是个“老牌”汉奸。船上的敌人都被张广林的举动惊呆了,仓皇地直向舱内钻。战士们像潮水一样涌上了船,敌人完全屈服了,一个个举起两手跪在船板上大呼“投降”。舱里日本联络官浦和急得直跳脚,大声嚷嚷:“不行!不行!”说着就往船底下溜,一连陈万根不顾一切,又丢了一个手榴弹正打进烟囱里,火引着了汽缸,船身“吱吱”烧着了,一大群穿着黄衣裳的敌人狼狈地从舱里逃出来,被逮个正着。十几个跳进水里的敌人想要游到对岸去,战士们纷纷跳下水,追过去,把敌人从水潭里拖出来俘虏。

队伍回来了,新的三八枪、呢帽、香烟、指挥刀堆成山,大家争相抚看新缴的枪支物资兴奋不已,沿途的老百姓都高兴得拍手叫好。在一大串俘虏中,有一个翻译官叫柬俊卿。还有一个是日棉统会东台库库长清水亥三郎,他到中国多年,这次梦想到海滨来搜刮棉花。战斗还缴获了敌人的“屯垦计划”秘密文件。

七灶河伏击战虽不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战役,但对敌伪在我苏北的屯垦阴谋,却是个迎头痛击。不仅迫使敌人的嚣张气焰大大收敛,也在我苏中抗日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。

打印 关闭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